唉手贱把100多字介绍和自己的句子给删了emmmmm。
然后吧,这里郁子,被宝物和太太包围的最后一条咸鱼。

我又来更新啦!这次竟想好名字了呼【虽然题材很多hhh】

        维克托一愣,总觉得,从现在开始,他认为,勇利的拥抱开始熟悉,温暖,并且有淡淡的香气,牵着他,引着他,是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又是这个梗】。“诶,诶诶诶——”勇利又迅速推开了维克托。维秃不哭也不闹【你当他是维三岁啊】,那只白猫总算舒了一口气,只不过,总感觉后面有一对黑豆般的眼睛阴森森地盯着他,扭头一看,啧!是马卡钦······
         “呀嘞...

维勇各种梗写遍!【这次没图了,题材多?hhh今天粗长】

【第二章】继续更
           仿佛只是一刹那,勇利就感受到了10000点伤害。不会的,不会的……勇利坐在地板上,思绪反复挣扎,怎么想都是不解。最后,勇利终于爬起来,迅速穿好了衣服。挡在门口,看着龟速的维克托,嗤笑道:“就这么慢,你还想走?”维克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犀利地看了勇利一眼,便继续低头收拾东西。勇利见了,走上前去,俯下身子,在维克托身旁轻声细语道:“初次见面,我叫胜生勇利。”“呜……你走开!痒死了……”维克托一手撇开了勇利,勇利被打发到了一边,又开口道。“噗
,维克托还真...

于是我就拿着生疏的26键开始更了。。。继续
维克托并没有喝了个酩酊大醉,而是等大家散伙之后,还一直在想今天大家一切的奇怪反应。一直到家里,维克托才没有顾虑这么多。
晚上,一个银发男子穿着松垮的睡衣,抱着个枕头,敲着勇利卧室的门:“勇利,快让我进来嘛,我要睡觉啊~”勇利钻在被窝里,大声地反对着:“啊啊啊。维克托你自己不是有房间了么!~真是的……”“啊啊啊我不要嘛,勇利的床好舒服的啊!勇利你就同意嘛~”“啊啊啊啊啊,维克托!~”
于是这两个人在夜里彻底干了个爽。【这就是你们要的肉,给你们】(哎呀怎么会呢)
夜,还很长。【千古名句】
——————华丽丽的分割线——————
【我很勤奋的【第二章】格式化...

啊啊反正她不在……没错这是尤里!然后是我老(po)公!旁边的小姐姐,不说你们也知道了吧!看我家老公笑得多开心!【秀恩爱xN】好吧,不多说了,这个尤里,是不是蜜汁可爱呢?!

【本图经过水吉童鞋的授权~】
【没错第一章还是没有完】
“维,维克托,现在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勇利有些勉为其难地说道,维克托,是不是恢复记忆力了……“嗯?为什么啊~今天我们就把克里斯,尤里,还有披集叫出来吃烤肉啊!~勇利你去打电话约他们吧!”维克托就像是恢复了记忆一般,十分理所当然地说道。“哦,好。”勇利听话地一个个打起了电话,到了地方,果然,每个人都如约而至。只是,这次的气氛与上几次有些不怎么相同。
菜都上完了,然而大家还是一个个坐在那里,用狐疑地眼光看着维克托,使他有些不自在。维克托正想开口,克里斯就先发话了:“维克托,你确定你……你认识我?”“哈哈,克里斯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不认识...

【本图经过水吉童鞋的授权!~】
继续~
“维克托……你不是?”勇利呆呆地坐在床上,仍满脸惊讶地问着维克托。“嗯?什么失忆?哈哈,勇利是想和我玩失忆吗?挺有创意。”维克托笑道。“诶,诶?!难,难道说,维克托之前是在假装的,失……”勇利还是红着脸问道,结果被维克托一手堵住,热气在手里蔓延:“嘘……勇利,不要说话,我们,就这样……”维克托倾上了身子,离勇利越来越近,看着再靠近一点就要发高烧的勇利,维克托噗嗤一笑,说道:“我们……去外面玩吧!”

【本图经过水吉童鞋的授权!~】
勇利和维克托的呼吸几乎都缠绵在了一起,萦绕于空中。好近,好近,近到下一秒就想拥有你……“嘟——嘟——”手机不懂事地在枕头上响了起来。猛地,维克托的眼睁开了。美若澈湖地盯着勇利,一时间有些懵。勇利看得有些尴尬,刚想挣脱,两个人的唇就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呜……”勇利瞪大了眼,一脸的难以置信。维克托不是失……维克托仿佛是已经早就知道了勇利有这种表情,更加迎合地吻住了勇利。刹那间,空气似乎凝结,仿佛都是给他们的吻做了美丽的烟花,绚烂地绽放。马卡钦乖乖地坐在床边看着他们。此时,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爱,是霸道蛮横的。……不知过了多久,维克托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勇利的唇。眼里闪烁着...

失忆向【第一章】继续更!~【我的图终于正常了】

黄昏,云彩展示了自己最后的光彩,以至如此迷人,从来都使人沉醉 。“哇哦,勇利!你的家真大呢!~这条狗好可爱啊,啊,哈哈,别舔!~叫什么名字呢?”一进家门就是一条咖啡色的大狗扑来,把维克托舔得直痒痒。勇利在一旁微笑地看着,眼里却全是苦涩:“(你家可比我大多啊,笨蛋)马卡钦,你的狗狗。”“诶,诶?是吗?好可爱啊!!好的,马卡钦!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啦!~哈哈哈……”人狗和谐,,此时顿时有一种人不如狗的感觉。。嘛,我是马卡钦就好了啊!~“勇利,我看一下你的卧室吧!”维克托站起来,面带微笑地说道。“诶?好啊。”勇利愉快地把勇利拐到了卧室。此时,维克托...

继续
车上。“诶,对了,你叫胜,胜什么来着?嘿嘿~”维三岁憨憨地笑着,眼里全是澄澈明亮,像个孩子。“唉,(还是老样子啊)记住了,我叫胜生勇利哦~”勇利无奈,但还是平复了心情,俏皮地回道。笑了,会心地笑了,如此简单。从未如此放松过,因为,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啊,虽然有些苦涩的感觉,但还是有些开心呢,维克托。

你是谁?
我不认识你,你干嘛!”维三岁用力地想挣脱勇利的手,最终妥协。“乖,我是来接你的。以后你的生活我负责。”勇利边说边拉维克托上了车。“诶?养我?这个很划算诶!好啊!我最喜欢了!”维三岁开心地认为很划算,眼里全是感动的泪花,开心地给勇利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呜……”勇利的脸明显添了几分红晕,瞳孔仿佛有了神采。心跳十分疯狂,从最远,最深的地方袭来,还是,心动了吗?哼,罢了,我啊,怎么可能不会为你心动呢?维克托。

© 培林盛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