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名骑士对吧。
这里郁子,被宝物和太太包围的最后一条咸鱼。

我又来更新啦!这次竟想好名字了呼【虽然题材很多hhh】

        维克托一愣,总觉得,从现在开始,他认为,勇利的拥抱开始熟悉,温暖,并且有淡淡的香气,牵着他,引着他,是他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又是这个梗】。“诶,诶诶诶——”勇利又迅速推开了维克托。维秃不哭也不闹【你当他是维三岁啊】,那只白猫总算舒了一口气,只不过,总感觉后面有一对黑豆般的眼睛阴森森地盯着他,扭头一看,啧!是马卡钦······
         “呀嘞呀嘞,这不是马卡钦么?打扰了,我是来救你的主人了”勇利缓缓开口道:“建国之后,不是不许成精吗?……”“你说什么话啊!你不想救维克多了吗!?”那只白猫气得炸了毛。马卡钦想到毕竟是救自己主人的,那么也是善人,不用敌对,可是……就他?“啧,怎么,不相信我?”马卡钦心中一惊,不曾想到这只白猫会读懂自己的心思。“你们好,我是拯救维克托的人,杰森,从伦敦到巴塞罗那来,就是为了救这个人。”说着这只猫的白爪便指向了维克多。“哇哦,杰森,知识渊博和治愈的猫呢~”维克托眯着眼看着这只小猫,感觉它十分可爱神秘。“哟,知识渊博还记得嘛。”小猫舔了舔爪,开口道:“我自东土大唐来……啊呸!换个台……我是伦敦一位魔法师的宠物,因为他没有后人,只养了我这个靠脸吃饭的宠物,又不想让魔法失传,于是先让我能说话,然后教了我一切魔法。”“啊,一边解释一位魔法师离奇地教了一只猫魔法,还一边自恋……可怕。”“师傅说我有灵力,上辈子是全王国最厉害魔法师,经历这么久的轮回的这辈子却变成了一只猫,不把魔法传授给我还传给谁?怪我咯。”猫看似无奈地摇了摇头,又开始舔爪子。气氛开始有些逗 比“好吧,那你说,什么方法,才能治好维克多?”“嘛,有些难以启齿呢…你,必须要和他,接一次吻,或者……上 床。”说着这只猫的魅蓝眼睛在两人之间游走。“哇哇哇你这只猫!跟外面学坏了啊!怎么一天到晚在想这些问题!”勇利和维克多异口同声道。“嘛,如果你们不想配合,也可以,那就要死一个人。”“为……为什么?”勇利颤抖地问道。“因为,唤醒人们被封锁的记忆,不是成堆的药物,也不是丰盛的佳肴,更不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而是,爱。”“哇,这猫装的了一手好逼。”勇利暗自感叹道。猫慢慢地围着两人走了起来:“那现在,离维克多最近,也是维克多失忆前最亲的爱人,共同努力,共同奋斗,你们爱的结晶,恐怕是现在最容易唤醒维克多的。所以……”猫停下了脚步,两人也跟着说:“所以……”马卡钦也屏住了呼吸,气氛瞬间凝重。“骚年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还在等什么?!来呀,快活呀~不是想救你家维克多吗?快呀,享受鱼♂水之♂欢啊……”猫张扬地发起了疯,根本停不下来。“啧,原来是这么一只闷骚的猫。”马卡钦暗暗地不屑道。此时,两人的眼神,再次相对在了一起。该,怎么办呢?
       

2018-01-29
评论
© 培林盛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