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名骑士对吧。
这里郁子,被宝物和太太包围的最后一条咸鱼。

于是我就拿着生疏的26键开始更了。。。继续
维克托并没有喝了个酩酊大醉,而是等大家散伙之后,还一直在想今天大家一切的奇怪反应。一直到家里,维克托才没有顾虑这么多。
晚上,一个银发男子穿着松垮的睡衣,抱着个枕头,敲着勇利卧室的门:“勇利,快让我进来嘛,我要睡觉啊~”勇利钻在被窝里,大声地反对着:“啊啊啊。维克托你自己不是有房间了么!~真是的……”“啊啊啊我不要嘛,勇利的床好舒服的啊!勇利你就同意嘛~”“啊啊啊啊啊,维克托!~”
于是这两个人在夜里彻底干了个爽。【这就是你们要的肉,给你们】(哎呀怎么会呢)
夜,还很长。【千古名句】
——————华丽丽的分割线——————
【我很勤奋的【第二章】格式化
早安,万里的晴空。
只见勇利的床上是两个人。一位睡袍只遮住了下半身的银发男子和一位衣服都不见了的黑发男子。【我不描写,你们自行脑补】。关于维克托是怎么进来的,其实,是勇利的门本来就没有锁,所以……#(滑稽) 
只见维克托翻了个身,带着一口娇喘抱住了勇利。勇利也翻过身来,下意识抱紧了维克托。两人突然一睁眼,就是一阵响彻云霄的哀嚎。
“你你你,你干了些什么?!”这句话,反是维克托先说起的,“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说着便把勇利推下了床,随后又看到勇利浑身上下只剩下那个,还大骂了一声hentai,便愤愤地整理好睡衣离开了勇利的卧室,留下勇利一个人在那里。“嘶,好痛……”勇利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摸了摸头,“难道,维克托他……”想着维克托刚才的一举一动,顿时感觉心如刀割,一时动弹不得。你啊,果然又忘了我,吗?
【果然我还是倾向了虐……】
  大家阅读愉快~【滑稽】

评论
热度(10)
© 培林盛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