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名骑士对吧。
这里郁子,被宝物和太太包围的最后一条咸鱼。

维勇各种梗写遍!【这次没图了,题材多?hhh今天粗长】

【第二章】继续更
           仿佛只是一刹那,勇利就感受到了10000点伤害。不会的,不会的……勇利坐在地板上,思绪反复挣扎,怎么想都是不解。最后,勇利终于爬起来,迅速穿好了衣服。挡在门口,看着龟速的维克托,嗤笑道:“就这么慢,你还想走?”维克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犀利地看了勇利一眼,便继续低头收拾东西。勇利见了,走上前去,俯下身子,在维克托身旁轻声细语道:“初次见面,我叫胜生勇利。”“呜……你走开!痒死了……”维克托一手撇开了勇利,勇利被打发到了一边,又开口道。“噗
,维克托还真可爱啊,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勇利说道,眼里不禁多了几分忧伤,仿佛是有无限的凄凉。“嘁,我又不认识你,”维克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慢慢站起身来,向勇利走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些什么?一脸受气。”勇利不禁打了个寒颤。向后慢慢退去,而维克托则一步步逼近,知道勇利无路可逃。勇利还是被吓到了,瞳孔缩小地看着维克托,此刻,他们的呼吸又紧密地缠绕在了一起。就这样互相对视了许久,维克托突然开口道:“赔我精神损失费,大脑缺氧费,一无分文费……”勇利切切实实地翻了个白眼,还是解释道:“不用算这些费了,财迷,以后你跟我一起。”
        “嗯,嗯?哼,别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收买我了!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维克托逞强地笑道,其实心里面早就想到无比的划算了,毕竟其实他也不确定,昨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还有不知道怎么回事维秃有些孩子气了】“哦?嘴上说着不要呢,维克托。”勇利几乎是要反受为攻了!只见他一下子用一根手指堵住了维秃的嘴,又用另一只手按住了维秃的肩,然后手指在樱唇间游走,又划落。可见勇利是已经猜透了维秃的那点小心思,渐渐地扬起了唇。维秃这下可害羞了,整个人似乎像熟透的苹果:“哇啊你又这样!~”勇利顿了顿,又?“又什么?”“就像昨,昨天!你也肯定这样子做过吧!?”维秃傻乎乎地回答道。勇利听后,放下了手,苦涩地笑了笑,抬着头望天花板,心想道:“哼,八嘎,你,还记得我们的昨天吗?哪怕,就一天而已。”
继续吧。【话说维克托现在似乎有些傻白甜?哼,怎么能这样设定呢?~】
         “好啦不管怎么样啊,你,从今以后,就全部是我的了。”勇利淡然地回答道,眸中又略显霸气,什么流言蜚语,争风吃醋的,全都一边去好了。“骚年,你才想得美呢。”突然,不远处突然穿来一阵稚嫩的声音。霎时,勇利和维秃觉得毛骨悚然…
——————————内容与自白分割线—————————
【所以我就停在这里卖关子了hhh】
诶呀怎么会呢,反正也没人提问,而且就要开学了,还是尽快更了吧【滑稽】
——————————于是我又开始更了—————————

        两人齐刷刷地向声音出处扭去,这可不是魔幻小说啊!马卡钦在示威性的叫着。戴着毛茸茸的耳朵,十分乖巧。只见那青蓝色的眼睛本该像那阳光照耀下的大海,澄澈明亮,但此时确实无比的懒惰,毫无爱意。那小巧的鼻子,像纽扣一般。白白的身子,更显出了眼睛的明亮,如宝石一般。小巧的手反复被粉嫩的舌头细舔着。那锋利的指甲,感觉下一秒,你就是它的猎物,被它所征服。一摇一摆的尾巴,显出了这只猫此时的悠闲。对没错,你没有看错!这就是一只猫!【本来想让你们在联想一下尤里小天使的,后来某些特征实在是暴露了!】勇利和维克托的嘴几乎是同时张开的,可以塞下一个鸡 蛋,维克托开心地呼喊道:“哇哦!~猫会说话了呢!好神奇呢!~”于是便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的走到猫前,蹲下,然后反复地揉着这只猫,弄得它嚎叫连连。勇利则在保持着最后的一丝冷静,心里不断重复道:嗯,没事反正我也是经过了大风大浪的人了,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嗯,没错……。看着混乱的场面,求此时马卡钦的心理阴影面积?
马卡钦此时的表情这样的!【结尾放图】主人不仅记不到我了,还不贪图我的美色了!“啊啊啊烦死了啊,别动我!别碰那里啊!!!啊啊啊!”这只猫一改前态,雍贵的样子全然不见,它此时只想摆脱维秃的追杀。勇利还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其实吧——
        这样,不是挺好的么?其乐融融【啊呸】,欢声笑语。只是,他这可怕的记性……“啊啊啊胜生勇利你还想恢复维克托的记忆吗?全部哦!全部!”猫一边乱蹿一边说着。勇利的想法像是被那只白猫知道了一样,又惊又喜地说道:“嗯!我想!只要让维克托恢复所有的记忆,我,什么都无所谓了!”猫无语道:“那你快来救我啊!没看到我要被它折腾死了么?!还在这里试图傻乎乎地为他牺牲掉一切!笨 zhu!”“哦哦哦哦我马上过来!”勇利大步流星地冲上了前,这就是最后的希望啊!谁敢让它破灭!只见勇利走到维克托身边后,一把用力抱住了他。让维三岁不继续痴狂。维克托停下了动作,转过身来抱住了勇利。
     【好吧不能放图】
      完喽~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12)
© 培林盛光. | Powered by LOFTER